説好去“回頭看”,這次他食言了……

——追記湖北省檢察院第八檢察部主任、三級高級檢察官王朝陽

兩個多月過去了,湖北省檢察院幹警曹輝至今仍不願相信這個噩耗。


湖北省檢察院第八檢察部主任

三級高級檢察官 王朝陽

1月2日,元旦“小長假”第二天,上午10點左右,曹輝接到了同事王朝陽的電話,商量該院自主研發的“公益訴訟輔助辦案系統”修改完善問題,並約好一上班就去省生態環境廳溝通環保執法數據分享。王朝陽是湖北省檢察院第八檢察部主任、三級高級檢察官,自從參與研發這個軟件,近兩年的時間裏,下班後和節假日接到他的電話,對曹輝而言已是家常便飯。

但那天起,這個電話卻再也不會響起——當天下午,因心臟病突發,王朝陽永遠離開了他鐘愛的公益訴訟檢察事業,生命的刻度定格在50歲的年輪上。

金點子頻出,他是“智多星”

“一路走來,我感到中國開展長江大保護非常及時,力度很大,效果很好……這讓我想起了我們歐洲萊茵河先污染後治理的過程,我想,只要繼續堅持下去,肯定能夠治理得很好!”


2020年11月23日,歐洲環保協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龍迪等人到湖北宜昌開展中外生態保護比較研究,王朝陽(右二)向龍迪介紹長江流域生態保護公益訴訟相關工作情況。

2020年11月22日至24日,歐洲環保協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龍迪等人到宜昌市開展中外生態保護比較研究,王朝陽向他們介紹了“長江流域生態保護公益訴訟專項行動”。站在長江三峽的一艘客輪上,仔細察看了在檢察建議推動下西陵峽口悦江山莊懸崖酒店整改拆違情況後,在北京生活了近20年的“中國通”龍迪對王朝陽這樣感嘆。

這個專項行動,源自王朝陽向湖北省檢察院黨組建議並實施的金點子。在王朝陽鼓與呼之下,湖北省檢察機關開展了為期一年半的專項行動,督促有關部門治理污染水域8.78萬畝,清理河道244.3公里,恢復林地3384.3畝。

王朝陽的金點子還有很多。比如,推動開展“中小學校園、幼兒園及周邊食品安全”“保護英烈”等公益訴訟專項行動;推動全國第一份明確授權檢察機關拓展公益訴訟監督範圍的地方性立法文件——《湖北省人大常委會關於加強檢察公益訴訟工作的決定》的出台;指導全省辦理公益訴訟“等”外案件1399件……


2020年12月18日,湖北省檢察院召開深入推進司法為民“八件實事”新聞發佈會,王朝陽(右一)介紹湖北檢察機關開展服務和保障鄉村振興戰略公益訴訟專項監督行動相關情況。

在他的帶領下,湖北的行政公益訴訟起訴數連續兩年在全國名列前茅,其中有10個案件入選最高法、最高檢發佈的指導性案例或典型案例。

“我和他常年保持熱線聯繫,他是全國檢察公益訴訟條線公認的‘智多星’。公益訴訟檢察湖北品牌裏,閃耀着朝陽的光芒!”最高檢第八檢察廳二級高級檢察官邱景輝説。他告訴記者,最高檢擬在全國推廣使用湖北研發的“公益訴訟輔助辦案系統”。

指導基層辦案,他是“及時雨”

每年跑遍湖北15個市、州、分院,這是王朝陽生前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儘管很忙,但他確實做到了。不單是市級院,我們黃石所有基層院分管公益訴訟的院領導和普通幹警,他都非常熟悉。”黃石市檢察院副檢察長秦國文説道。

熟悉王朝陽的同事都知道,這是他的一貫風格。

1993年7月,王朝陽從華中師範大學法學專業畢業後,在湖北省檢察院檢察學校當了8年教師;在反貪局幹了15年偵查;2016年後,先後調到民事處、行政處、第八檢察部。無論在哪個崗位,他總是指導基層工作和辦案的“及時雨”。

武漢市檢察院第七檢察部四級高級檢察官趙春蕾説,王朝陽是她“辦案遇到困難時第一時間想到的人”。趙春蕾提到,有一次她在朋友圈轉發了一條外省公益訴訟典型案例的新聞,沒想到王朝陽主動找到判決書發給了她,“讓我感到既意外又驚喜”。

2019年9月,一則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通報的“湖北省宜昌市長江碼頭船舶污染治理”案件線索,被最高檢逐級交辦至宜昌市葛洲壩檢察院。碼頭船舶污染是一個全新的辦案領域,沒有現成經驗可以借鑑。王朝陽第一時間趕到了基層院,和同事們一道去宜昌長江碼頭實地勘察。

找準問題後,王朝陽指導大家以案件化標準開展線索調查核實。同年11月,宜昌市檢察院牽頭召開磋商會,推動該市船舶污染防治專項指揮部開展專項行動。很快,政府出資2550萬元對5個專用碼頭進行整改,實現了船舶污染物閉環監管。該案被最高檢評為檢察機關服務保障長江經濟帶發展典型案例,結合辦案形成的調研材料經最高檢報送國家長江辦綜合協調組參閲。

保護公共利益,他是“拼命三郎”

2020年10月中旬,因心臟不適,王朝陽被醫生要求住院觀察、全面檢查。經過兩週留觀,他要求出院。

好友給他打來電話:“不要急着出院,應該按照醫生的意見繼續觀察、全面檢查。”“不,我要出院。手頭還有兩個案子是我在辦,各地立辦案件也要每天打電話、發微信,吵得病友都休息不好。還不如回來上班,一門心思搞事情。”他説得很慢,但卻異常堅決。

出院以後,王朝陽沒有請一天假,就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誰都沒有想到,他的生命已經開始了倒計時。在2020年最後兩個月,他先後到包括湖北省高級法院,黃石、荊州、宜昌、十堰、隨州等地檢察院在內的10多個單位溝通辦案問題,撰寫、修改了幾萬字的綜合材料。直到去世的前一天,元旦假期裏,他還在和荊門市檢察院聯繫,約好節後去實地調研,拓展公益訴訟線索來源……

“他太拼了,平常跟他談話,無論哪個主題,他總會繞到工作上來。”湖北省檢察院第八檢察部幹警呂彬峯迴憶,王朝陽曾告訴他,工作之餘最愛做的事情就是一早一晚到居住的沙湖附近溜達。“溜達的目的就是為了摸排公益訴訟線索。王主任對我説,他對沙湖很熟悉,能很快發現哪裏又在偷偷排放污水。”

“我們黃石有一處山腳,過去只能用‘髒、亂、差’來形容,後來,朝陽帶着我們一起辦案,督促有關部門積極整改。現在,這裏已經成了‘網紅’打卡地……他還和我約好了待春暖花開時去那裏‘回頭看’。”秦國文至今都不願相信王朝陽的離去,電話裏,年近六旬的他幾度哽咽。

來源:檢察日報 湖北省檢察院微信公眾號

作者:戴小巍

圖片:李濤

編輯:吳鵬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