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村道上行走,卻被村民家拴養的家狗咬傷,並因躲避不及時摔倒導致骨折……這是2019年11月發生在78歲雷老太身上的一段經歷。因為和狗主人就賠償一事一直未協商好,雷老太將狗主人告上法院。

今年3月16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獲悉,四川南充市嘉陵區人民法院日前就本案作出一審判決,判處狗主人承擔70%的責任,賠償雷老太6.2萬餘元。

事發

去村民家串門

路邊被拴養的狗咬傷

2019年11月20日,家住四川南充嘉陵區某村的雷老太前往村民唐某家。時年78歲的雷老太和村民唐某兩家人的房子背靠背,中間隔着一座山,雷老太要去位於村道路末端的唐某家,需要繞一個倒着的V型公路。

雷老太在途經唐某家屋前村道公路時,唐某家飼養的家狗突然竄出,咬傷雷老太的右小腿,雷老太因躲避不及摔倒在地。村民趙某聽到雷老太的呼救聲,趕到雷老太身邊,將其扶起。事發後,雷老太在醫院接受了“左股骨粗隆間粉碎性骨折閉合復位內固定術”,14天后出院。後經司法鑑定中心鑑定,雷老太的情況屬於9級傷殘。

爭議

明知鄰居家有狗

為何不走安全區域?

當天將雷老太扶起的村民趙某回憶,唐某家的狗雖然是被拴到的,但拴狗的繩子很長。據悉,唐某家的狗平時用繩子拴在屋前樑上,距村道60釐米左右。事後,雷老太和狗主人唐某一家就賠償問題一直未達成一致。

唐某稱,當天在路上遇到雷老太時,雷老太説要去自己家裏看剛孵出的小鵝,自己當時明確告知對方要去割草,沒有空。之後,雷老太明知道自己家中無人且有狗,偏要走不安全區域,主觀上明知不可為而故意為之。

事後,雷老太將狗主人唐某及其丈夫陳某告上法院,索賠醫療費、護理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12.9萬餘元。

判決

未拴養到安全地方

狗主人擔責70%

南充市嘉陵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飼養動物致人損害的侵權行為,屬於侵權法上的特殊侵權,根據法律規定,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依照《侵權責任法》第78條:“飼養的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的規定,唐某夫婦為案涉家養狗的所有人和管理人,在家養狗時應當盡到安全注意義務,預防家養狗致他人人身損害。

本案中,唐某夫婦雖然對家養狗採取了拴養方式處理,但是未拴養到安全地方,而是拴養在供車輛和行人通行的村道邊,導致過路人雷老太被其家養狗咬後摔倒受傷,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雷老太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事發前有時到唐某夫婦家中耍,應當知道唐某家中養有狗,在路過唐某房屋外村道時,未盡到注意觀察和謹慎義務,也存在重大過失。法院認為,鑑於本案實際情況,酌定唐某夫婦負擔70﹪責任,雷老太負擔30﹪責任。

日前,嘉陵區人民法院就本案作出一審判決,判處唐某夫婦賠償雷老太損失62609.33元。